◈ 第7章 憶往事疑慮重重

第8章 思故人看透帝王心

攝政王府。

從大理寺回府,天色更加壓抑了攝政王妃徐雁影去世,王府的管家早已經吩咐人掛起了白布經幡,不得不說管家的辦事速度很快,除了掛滿白布之外,連棺材都備好了,大殿**布置的十分妥當,還有和尚在念誦經文超度,這些人都是管家連夜找來的。

所以剛入府門,李長空就頓住了腳步,他被這滿目的白晃得刺眼,心中頓感一股孤寂和落寞,有些不知所措。周管家見他回來,迅速迎上去道:「恭迎王爺回府,小人已將靈堂布置妥當,王妃已逝,還請王爺明日主持喪葬事宜。」

李長空心內悲涼,詢問道:「你動作怎麼這麼快?連誦經的和尚都能從寺廟裡請來?倒真會辦事啊。」周管家恭敬的回答:「棺材是王妃生前自己定製的,她說早料到自己會有這一日,便早早的安排小人備下了棺材。至於誦經的詩賦們,則是陛下臨時命他們來的,王爺,人死不能復生,還請王爺平復心情,主喪儀,讓王妃早日入土為安。」

管家的話讓他又一次皺緊了眉頭,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太多,李長空一時之間無法接受,如今更是一頭霧水:「皇上臨時派人來的?這麼快的動作?本王和皇上剛剛還在大理寺門口談話。再說了,這些師父難道這麼晚了都不需要休息嗎?還是說他們在宮裡其實有別的用處?」

周管家搖頭:「小人不知,但是陛下此舉,定是為了彰顯皇室仁德,小人覺得,王妃的葬禮需得大辦,才能不負皇恩。」

「知道了,你先去忙別的吧,本王一會兒就去靈堂。」對於皇帝的心思,李長空現在不想猜測。管家得了命令,便退下了。

有些事情一直橫在心頭,揮之不去,不僅僅是徐雁影的死,思及過去,他總覺得很多事情都出乎他的意料,也有很多事情他是被蒙在鼓裡的。就連徐雁影都知道自己命不久矣,還提前為自己準備好了棺材,一個人不會平白無故的給自己安排身後事,何況徐雁影才不過二十齣頭,到底是什麼事情,才讓她預測了自己死期將至呢?

李長空此時百思不得其解,他踱步來到靈堂,誦經的和尚剛剛念完經,見他來了,起身見禮,有一人說:「今晚的經已經念完了,明日王妃出殯,我等還會再來一場法事,位王妃超度,棺材明日就要入土,王爺若有話,趁今晚說罷。」

李長空向他回了一禮,須臾,似乎是想起了什麼:「為什麼明天就要入土?」怪他剛才太過傷心,心頭又疑惑重重,竟把停靈七日這件事給忘了,他真是個木頭腦袋。

和尚恭敬的說到:「陛下旨意,徐凌已經伏法,徐雁影雖是王妃,理應和徐凌同罪論處。反賊死後,按規矩是不可以停靈的,念在她和攝政王夫妻一場的份上,也念在王妃多為百姓謀福祉,特允許風光大葬,陛下都是按規矩辦事,請王爺不要多問了。」

聽完對方的說辭,李長空便不再問了,他心裏壓抑的烏雲又多了一重。「大師辛苦了,去找管家給你們安排住處吧。」和尚們行禮退下。

待和尚們走後,李長空王靈堂**走去,看見還未封上的棺材,卻不敢上前看一眼徐雁影的遺容,他知道自己虧欠她,不僅僅是自己,剛才在大理寺監牢,徐凌自盡,他覺得連皇兄都虧欠她。

他整理了一下衣冠,然後一撩衣袍,跪在了蒲團上面。他面前的地上有一串擺好的佛珠,明顯是為了他準備的。他將佛珠拿在手裡,輕輕撥弄着,他想懺悔,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,好多複雜的事情就像一堆亂麻一樣纏在腦子裡,剪不斷也理不清。

下一章
更多推薦: 頓時地動山搖 駱雲藍言星洲 一起抓了回來 末世我殺喪屍爆裝備陳偉王嫣然葉火火作品 我媽一輩子的痛 嫁給將軍後,小戲精她被掐腰寵蕭意淮陸沅春 您整天這麼逼我 小軍醫皺眉,七零糙漢紅眼拚命爆款熱文 程瑤權九言重生九零後 賠你她正想說什麼 快穿我劍斬妖虎,震撼全院精選篇章有夢想汪 你可要深思熟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