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6章 帝王心深淺難測

第7章 憶往事疑慮重重

牢房外,李長空站立在牆邊,神色晦暗不明,方才李長青和徐凌的對話全部傳入了他的耳朵他是故意留下來聽的,他就是覺得皇兄有事情瞞着自己,沒想到竟是這樣一出大戲,原來他本不必失去摯愛,這一連串的誤會和隱瞞,竟造就了這樣的悲劇。

他孤獨的身影在燭火的映照下變得修長,堅硬的面部輪廓也沒有因為燈火的照耀變得溫柔,反而是更加冷冽。心口一直有一股氣,鬱結在那,無法散開。

身後傳來腳步聲,剛出來的李長青走到他面前,看見他在此,並未言語,只是示意他走出這裡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大理寺監牢外。

「剛剛是不是都聽到了?你現在心中一定五味雜陳,不知所以吧。」李長青看着失魂落魄的男人,用審視的目光看着他。

「都聽到了,皇兄此計,真是將人往絕路上逼。臣弟亦不知該說些什麼。」李長空回答

聽着他這樣帶有埋怨的語氣,皇帝卻只是笑笑:「事已至此,有些人已經無可挽回,你心有怨言,朕不怪你,只能說,一切都出乎意料,都太巧了。」

兩人一前一後地走着,今晚的夜空里沒有月亮,大理寺周圍也沒有樹木,連只鳥叫也聽不見,隨行的內侍在後面跟的遠遠的,此時寂靜的讓人有一種窒息感。李長空苦笑了一下,不再說這些,只是問道:「徐凌弒君的事情人盡皆知,若不處死難以平民憤,皇兄真打算讓他在監牢里頤養天年嗎?」

「呵。」李長青笑了一下,他停下腳步,轉身用一種諱莫如深的眼神盯着李長空,說道:「長空,你雖在政治上見解獨到,雷厲風行,但是在某些方面,卻還是太生疏了。」

李長空不明所以,不知道皇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,就在她疑惑的時候,有官員快速跑過來,行至皇帝面前跪下:「啟稟陛下,罪臣徐凌已在牢內自盡,死前寫下了認罪書和一句遺言。」

自盡了?李長空震驚的看着官員,難以置信的奪過官員手上的認罪書,看了又看。相反,皇帝就顯得鎮靜多了,他問那名官員:「他說了什麼?」

「徐凌說,他心中悔恨,只求陛下能允許他在飄渺山莊安葬。」

「朕准了,去安排後事吧。」「下官領命。」得了命令之後,那名官員就退下了。

皇帝對此事的發生像是盡在掌握,一點也沒有慌亂和震驚,李長空略顯愣怔,只覺得此刻安靜的詭異。

「長空,你剛才還問朕為什麼不殺了徐凌,你看,根本不用朕親自動手,所有的事情都在往大家希望的方向發展。雖然當初殺了他兄長的確是朕的過失,但是他今日畢竟做的是弒君犯上的事情,就算是為了兄弟失去理智,朕也不會輕輕揭過。」

威嚴又憤怒的聲音圍繞在李長空耳邊,他心中情緒又混亂了,帝王心術果然深不可測。雖然徐凌罪有應得,但他還是察覺到了一股寒意,他覺得自己這個攝政王當的根本不是回事兒,難怪皇兄一點兒也不忌憚他。

雲層慢慢的鋪滿天空,李長青見狀,不願在此久留:「長空,你在這裡慢慢散步吧,天色很晚了,朕要回宮了。」說完,他對着李長空認真的笑了一下,帶着一眾隨從離去了。只留下仍心有餘悸的李長空和後面跟上來的屬於他的侍從。

下一章
更多推薦: 姜漫謝聿舟歷史背景 他蒼白的臉色 他就是丑了些 呂子恆蕭闖小說免費 庶女身嬌體軟,一路宅鬥上位講的什麼 半分竹子精 連女主的毛 李漱房俊一首古詩震天下 穿到修仙界,我開局敲詐退婚妻小說 一條道夜深人靜 一家名為舊事的茶館面兒上 呂子恆蕭闖計無傷(無敵二師兄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