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4章 探監牢往事言明

第5章 說真相心生悔意

愛人倒在血泊之中,李長空心悸難忍,很想衝上去,但是卻被士兵們攔着,只能眼看着徐雁影被徐凌扶起來,脖子處的血液不斷地溢出來,那雙明亮的眼睛再也沒有睜開。而他,卻連一片衣角都觸碰不到。

徐凌簡單的將女兒的髮髻整理了一下,心中無限悔恨,眼淚流下來混進了鮮紅的血液里。他輕輕的扶正徐雁影的身體,笨拙的讓她換一種更舒服的姿勢,但是斯人已去,一切都是徒勞。

他抬頭看向李長空,對方臉上早已沒了來時的鎮靜,只有和他一樣的悲痛,徐凌苦澀的張口請求他:「攝政王,看在你們夫妻一場的份上,好生將她安葬了吧,記得多給她燒些經文,祝她往生。」過了一會兒,他又擲地有聲的說:「罪民徐凌,死不足惜。今日認罪,願接受朝廷審判。」

「讓開。」頹廢的攝政王吩咐士兵讓開一條道,沉重的走向愛人的屍體,蹲下身子,將徐晏嬰的身體從徐凌手中接了過來。抑制住自己的悲傷,對徐凌點了點頭。

「來人,將他帶回去。交由大理寺判決。」

——————(我是分割線)

大理寺監獄。

徐凌端坐在地上,兩手帶着鐐銬,眼睛裏的風采變成了無力。彼時還未對他用刑,所以他整個人看起來不僅很乾凈,眉宇之間還帶有一絲威嚴,他多年習武,身體健壯,雖然此時落魄,卻沒有半點的頹廢之感。

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,還伴隨着金屬晃動的聲音,越來越近。

「皇上駕到!攝政王駕到!」有聲音呼喊,徐凌瞬間坐直了身子,等待來人。

不一會兒,就有兩個人帶着幾個侍衛來到了徐凌面前,其中一個是穿着藍色交領廣袖長袍的李長空,他頭上戴着墨玉冠,頭髮半披下來,眉眼之間全是惆悵彷徨。

另一個則頭戴紫金冠,穿着淡藍色雲錦窄袖長袍,眼角有些細紋,面上帶着許多威懾力,看着已經年近四十,此人便是南川國的皇帝李長青。

看見皇帝和攝政王來到他面前,徐凌也不起身行禮,他本就是「佔山土匪」,自稱為莊主,從來不將皇室的繁文縟節放在眼裡,何況他本就對李氏皇族心有怨恨。「不知皇帝和攝政王到此,在下有失遠迎。」語氣極度敷衍,還帶着一絲恨意。

旁邊的內侍見他如此敷衍無禮,正欲上前理論,卻被李長青抬手制止了。他知道這種恨意從何而來,他也不惱,畢竟他弟弟的死的確是自己為之,雖是意外,但仍是自己之過。

「徐莊主,一路上攝政王都和朕說了,你之所以謀反,是因為要替鎮國公報仇。徐莊主果然還是和當年一樣義薄雲天,為了兄弟甘願出生入死。」李長青感慨,他一直都希望徐凌能夠為朝廷所用,這些年也明裡暗裡暗示了不少次,可惜為了當年的事,徐凌一直心中有怨,不願為朝廷效力。

徐凌一向是和兄弟同仇敵愾,當初因為弟弟的死不願意歸順朝廷,就在郊外一座山頭建立了「飄渺山莊」,他夫人早逝,只留下一個兒子,後來機緣巧合又撿到了徐雁影,一家人就在飄渺山莊劫富濟貧,鋤奸扶弱。

原本他更是不打算將徐雁影嫁給攝政王李長空,奈何徐雁影一腔痴情,外加鎮國公從中斡旋,他也只能妥協。李長青看着牢獄裏的人,對方依舊是一臉的平淡,並沒有因為他的誇獎作出什麼反應,想起徐雁影和鎮國公的死,心下嘆息:「聽聞攝政王妃接受不了自己的身世和鎮國公的死,已經自盡了,朕深感悲痛,看在鎮國公一家忠心為國的份上,定會好好安葬她。」

下一章
更多推薦: 往那魏豹的頭上 八年之癢白月光也變黃臉婆傅凌安安 離婚後轉身和小姨子領證 我攏了攏衣服 燕尋賀扶搖賀扶搖燕尋 他爸爸那種型男 渣爹出軌我抓人,坑爹能手第一人凌玖玖 在翀翀家樓下 他命里缺我算命我許映秦琛璟 庶女她嬌媚可人,陛下陷入愛河啦白若棠青黛 他的衣服里 豪門小公主就得放心尖上寵安檀容宴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