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1章 心愿林刀兵相見

第2章 恩怨情仇難分明

郊外,心愿林,夜幕降臨,一隊士兵手持火把和兵器四處搜尋着。

「啟稟攝政王,王妃和逆賊徐凌此刻就在前面,需要屬下怎麼做?」身邊的士兵持劍而立,詢問李長空。

被稱作攝政王的男人穿着一身藍色華服,衣服上暗色的花紋精緻反覆的纏繞着,如同他此刻的心情一般,複雜糾結,烏雲密布。

「留活口。」他吩咐士兵,語氣十分生硬。士兵們得了命令,迅速往密林深處去了,李長空卻愣在原地不敢上前。親手抓捕自己的妻子,任誰都不會高興的,他雖然早知道徐雁影是姦細,早會有這麼一天,但他仍然心下凄涼。

不一會兒,前面就傳來士兵們的聲音:「王爺,我們抓到人了!請您示下。」李長空聽到前面的呼聲,腳步沉重的往前走。心中想着,他們夫妻二人終究是走到了這一步,為什麼徐雁影偏偏是徐凌的女兒,而徐凌又野心勃勃意圖謀反,如果她不是徐凌的女兒,如果徐凌不是反賊,是不是就不用刀兵相見了?

一群士兵圍着一男一女,手裡舉着兵器,等待着李長空前來發話。被圍着的中年男子手上雖沒有一件兵器,臉上卻不見絲毫懼意,此人便是徐凌。他身邊的年輕女子望着這一群士兵,也沒有絲毫要退縮的意思,但比起徐凌,仍然是多了一份慌亂。

「父親,女兒剛才叫你跑,為何仍要留下來赴死?」徐雁影心知今日逃不過一死,她可以替父親認罪,但是仍想父親能夠安全逃生,也算是報答了養育之恩。

徐凌看出了她的慌亂,開口對她說:「雁兒,為父不是貪生怕死之輩,哪有父親會拋下自己的女兒獨自苟活?這件事情是為父對不起你,我豈會丟下你獨自逃命?」

「可是父親,你為何仍是執迷不悟,要拿皇帝寶座…」徐雁影剛想質問,李長空就出現了,周圍的士兵自動讓開了一條道,讓李長空走進來與他們二人對峙。

看着眼前一臉堅韌的父女二人,李長空發問:「本王也想知道,徐凌你為何執迷不悟,皇兄對你不好么?為何仍要謀反?若你不是狼子野心,或許會得到榮華富貴,安穩一生。」

徐凌冷哼一聲,不以為意的說到:「謀反?若這皇位不是你李家坐,我或許便不會反了,我只不過是為我哥哥報仇罷了,以前就一直想這麼做,可惜一直顧及鎮國公,如今他去了,便沒有什麼顧慮了。」

李長空不可置信的望向他,此刻,他倒是有些敬服徐凌這副從容就義的樣子。只不過他方才提的兄弟之死,卻是他不得而知的。聽他提及舊日恩怨,徐雁影方心中瞭然,她轉頭詢問:「父親,你竟是為了大伯的死?你不是一直說大伯是死於一場意外嗎?」

徐凌抬頭望天,憶起當年的事情,他心中悲痛萬分:「你大伯的死不是意外,是被當今皇帝李長青一箭射殺的,雖然他一直說那是個意外,但這件事情在我心中仍然是個執念。原本打算告訴你,卻又覺得過去的恩怨不能讓你們這些子女承擔,所以騙你說是個意外。後來你又對李長空心生愛意,便一直將這件事情壓下沒和你說。」

聽他說完,徐雁影忍不住紅了眼眶,自己只知忠君愛國,家中恩怨一無所知,雖然皇帝說那是個意外,但終究是一條人命,又是骨肉相連的親兄弟,一句意外又怎麼能挽回。思及此,她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。

下一章
更多推薦: 我瘦弱的花瓣 連親媽也要教育我 呂子恆蕭闖是什麼小說 你把我養肥了還不成 和她魚死網破 呂子恆蕭闖是什麼小說 無言的篤定他的大手 他心愛的菜園子 小白蓮她來救我們了 姜漫謝聿舟歷史背景 他蒼白的臉色 他就是丑了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