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9章 奠妻子重回前塵

第10章 李長空奉旨剿匪

夜已深,寒風也逐漸猖狂起來,攝政王府門前的柳樹被吹得東搖西晃,好像時就要掘地而起。

靈堂內,李長空仍未從震驚悲痛的情緒中走出來,他看着徐雁影的棺材,站起來一步步的走過去,想通了一切之後,才覺得自己可以去看她。

「我這個攝政王,是當初為了牽制各個藩王封的,我總想着,皇兄是一代明君,這天下又是我李家的,所以才心甘情願的做這個牽制權力的工具人。如今想來,會不會有一天我也被他忌憚,用一種更高深的謀略讓我也心甘情願的赴死了?」

他自問自語,沒有人能夠回答他,屋外的寒風依舊呼嘯,棺內女人的臉異常平靜,李長空伸出手輕輕的撫摸她的臉頰,屍體已經變得沒有溫度。「雁影,我小的時候,夫子曾教導我,苟利國家,不求富貴。何況我本就是皇子,為國盡忠,為皇兄謀事,我從來不覺得是被逼迫的,可是我卻失去了你。如今想來,竟不知道該怪誰。」

「如果我的力量再大一點,你我之間的結局會不會不一樣?雁影,是我對不住你,你我立場不同,因為你的身份,我一直對你的情意視而不見,但你仍舊義無反顧,我真是有愧於你,不僅愧對你,還辜負了你的一腔真心。若有來世,我一定不會再重蹈覆轍,一定想盡辦法挽回這場悲劇。」

話剛落下,一陣風吹開房門,向李長空的面門襲來,不待他做任何反應,人就暈了過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迷迷糊糊中,李長空漸漸的有了意識,他覺得自己的身體漂浮了起來,於是他慢慢睜開眼睛,卻發覺自己身處一片黑暗。

「這是哪兒…」他開口詢問,但是周圍黑的連顏色都沒有,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問自己。「我這是…在做夢嗎?怎麼做了這樣一個奇怪的夢…」

過了一會兒,有道光照進來,直射李長空的眼睛,他的眼前又闖入一片白色。同時,耳邊也響起一道悠長的聲音:「李長空,你真的想從頭來過嗎?」自己剛剛還在靈堂上懺悔,想要重新來過,現在就有人來問自己這個問題,李長空想也沒想就答應了:「我當然想重新來過,若是真能再來一次,我定不會讓這樣的悲劇再次發生。」

那個聲音「呵呵」的笑了兩聲,又說道:「既然如此,那我就滿足你,再給你一次機會,你想阻止徐雁影的自盡,其實並不難,端看你如何抉擇。」

這樣的話充滿了誘惑,但他還是問了一句:「你是什麼人?為什麼要幫助我?」那個聲音嬉笑了一聲,道:「我來自冥界,是掌管人間命運的,其實我也不是為你而來,而是有人以轉世輪迴為代價祈求給徐雁影再生的機會,可我擔心這一切又會重蹈覆轍,才想找人幫忙的。方才路過,看見你在祭奠亡妻,故來尋你。」

交代完了之後,那人又道:「現在,你可以去了,李長空。」話音剛落下,李長空眼前的白色又歸於黑暗,他還來不及問付出轉世輪迴代價的人是誰,就再次失去了意識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不知過了多久,他的意識才漸漸回攏。迷迷糊糊之間,彷彿聽見耳畔有什麼人在說話。

「周管家,你說王爺今天怎麼這麼能睡啊,平時都起的很早的,該不是為了躲避皇上剛剛下的命令吧。」

「不知道啊,咱王爺剛被封為攝政王,給幾個皇子帶來了很大的壓力,所以有什麼重要的事他都是能躲則躲,生怕遭人忌憚,這次皇上派他去剿匪,以咱王爺一貫的作風,肯定是不去。」

「可是不去也得找個像樣的理由吧,睡懶覺是什麼意思啊?這也太敷衍了。要不要把王爺叫起來啊?」

「最好是不要,我跟你說啊,王爺他平時會夢遊的,說不定待會兒我們還能看一齣戲。」

兩人的對話傳進李長空的耳朵,他甚覺熟悉,等待意識回歸,他才分辨出這是他府上的僕人和管家周一。他們剛剛說什麼,自己夢遊?真的假的,他自己怎麼不知道?正想着,他突然一骨碌坐了起來。

這一坐把剛剛還在談話的兩個人嚇了一跳。「王爺這是,在夢遊?」

下一章
更多推薦: 瘋批暴戾九千歲轉頭對我輕聲哄宋慈安裴憫試讀最終章 於尚書之子 楚楚提醒道 心聲泄露:我吐槽大王改寫康熙歷史小說 孫小聖齊天大聖 只是他也沒想到 江辰尷尬的道 心上人的房間 瘋批暴戾九千歲轉頭對我輕聲哄小說試讀最終章 無敵醫仙 從門中每走出一步 我家住在無極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