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震驚!軟飯奶爸帶娃秒變頂流第7章 讓我掏雞蛋?不好意思,我雞屎過敏在線免費閱讀

震驚!軟飯奶爸帶娃秒變頂流第8章 雞窩掏蛋,老婆霸氣護夫在線免費閱讀

系統無語,頂流就是頂流,死亡開局也能這麼快就扭轉乾坤,「行行行,你就是那正道的光,照在這大地上。」

「那是自然。」

「好了,現在我們五組家庭都已經到齊了。」總導演姚導拿着小蜜蜂開始喊話。

「爸爸,這個叔叔為什麼跟我們老師一樣,要掛個小蜜蜂在腰上啊,娘娘的。」鄧等等仰着他的頭好奇地問他的爸爸,然後他那純潔無瑕,天然無公害的大眼睛又盯着姚導那珍珠背帶掛着的小蜜蜂,長睫毛撲閃撲閃的全是不解。

「就是啊,跟我們娟娟老師是同款誒!」汪豆豆被鄧等等這麼一說也發現了。

「原來導演叔叔喜歡這款。」鄧等等也若有所思。

工作組的人憋笑都快憋瘋了,鄭導看他上司好一個五大三粗的老爺們,頂着個大鬍子臉,身上背着小珍珠串,這波反差萌怪可愛的呢。

姚導顯然有些尷尬,腳指頭恨不得能扣出五座芭比城堡分他們一人一個。誰能想到那大喇叭質量這麼不好,一下就被他喊破音了,他這一群好下屬不知從哪給他找來這麼一個好東西,其實一開始他還挺喜歡來着的,怎麼了嘛!壯漢不能有少女心啊。

氣死了,下次要批發十個,不!一百個大喇叭來備着。

「等等啊,這東西吧,可能是導演蜀黍有他自己的癖好,咱們雖然不理解但是要尊重,你這樣大庭廣眾地說出來,叔叔會很尷尬的。」鄧尋憋笑過後,還是語重心長地「教育」了他的孩子一番。

這時其他家長也紛紛效仿裝作很兇的樣子教育自己的小孩。

「叔叔對不起啊,以後我悄悄說,絕對不讓你聽見。」張小甜人如其名,小奶音甜甜的,讓人心都快化了。

姚導:好氣哦,能怎麼辦呢,當然是原諒這些小可愛啦!

彈幕瘋狂刷:

「甜甜好甜,快來阿姨這給阿姨rua rua你的小臉蛋。」

「srds,我真的很想看看姚導的造型。」

這時,時刻關注彈幕的攝影師,默默挪動角度,觀眾的要求當然要滿足啦。

姚導:好好好,你們都別管我的死活!

「有一種摳腳大漢裝蘿莉的無力感。」

「甜甜:我不大聲說,我悄悄說。」

「姚導這樣真的不會被人誤會嗎。小蜜蜂就算了,珍珠背帶是什麼鬼啊哈哈哈哈哈。」

言歸正傳,姚導繼續他的工作。

「我們給大家規定的到達時間是十一點,五組家庭中有四組順利完成任務,只有陳子星和陳真俊家庭未能順利到達,非常地遺憾啊。需要接受一點小懲罰。」

「啊,我不要我不要。」一聽要被懲罰,陳真俊立馬開始坐地上耍賴了。

陳子星內心有點煩躁,他常年在外拍戲跟陳真俊相處的時間本來就不多,更何況陳真俊被謝宛亭給寵壞了,動不動就鬧。

他看了一眼鏡頭,深呼吸,要冷靜。

「陳子星的兒子怎麼這麼沒教養啊,跟陳子星一點也不像。」

「還是等等帥,不哭不鬧。」

陳子星看到這些彈幕,臉都黑了。他的兒子難道還比不上鄧尋的?

「真俊,你先起來,叔叔還沒說是什麼懲罰呢,你這樣可不好哦。」說完,還背着鏡頭給陳真俊一個眼神殺。

這小子立馬被嚇住了,還真管用,馬上就不哭了。

導演見場面恢復正常以後繼續說道,「畢竟咱們剛開始嘛,懲罰嘛也很簡單,就請真俊跟爸爸一起去雞窩裡掏雞蛋吧,這可是你們今天中午唯一的葷菜哦。」

什麼???

這下不僅陳真俊要鬧了,連陳子星也要開始鬧了。「導演,這有點難度吧,我從來沒做過這樣的事情,要不換個人?下次要是有什麼難事我們父子倆再換上。」

陳子星嘴上說著好聽的話,語氣可是直接命令式的。

導演也陷入了兩難的境地,一邊是正當紅的頂流他惹不起,另一邊這節目效果也得保證。

「那你說,你想換誰?」導演選擇把這個得罪人的事情拋給陳子星自己。

陳子星眼睛掃視了一圈剩下的四組家庭,露出一抹壞笑,報復鄧尋的好機會不就來了。「要不讓鄧尋來吧,我記得他老家是農村的吧,想來這種事情應該很有經驗。怎麼樣鄧尋,你應該不會不幫老朋友這個忙吧。」

說完,他就胸有成竹地叉着腰,鄧尋這泥腿子敢在這麼多人面前拒絕他?那可真是活的不耐煩了。

「不行。」一聲鏗鏘有力的拒絕響起,「去不了,我對雞屎過敏。」

「說什麼屁話呢!怎麼會有人對雞屎過敏。」陳子星立馬高呼,說完之後發現不太對勁。

又快步走到鄧尋邊上,貼着他耳朵私語,「你還敢拒絕我?」陳子星還真是被鄧尋這接二連三的打臉給整煩了,「可別忘了,你還有把柄在我手上,你真想這個消息遍布全網嗎?」好一個咬牙切齒,耳鬢廝磨。

什麼把柄,怎麼還有這回事?

「其實也沒啥啦,就是你有張果照在他手上。」系統跟做賊似的低聲說。

「啥玩意?他怎麼會有我的果照??」鄧尋心裏咯噔一下,腦子裡瞬間有一萬頭草泥馬飛過,這要是爆出來演藝生涯會不會沒有他不知道,反正社死現場肯定是有了。

「就是你百天的時候你爸媽給你照的,誰讓你出道成團夜聚餐那天喝爛醉,非得跟人家炫耀。」系統在那頭嘀哩叭啦一頓說。鄧尋也真是無語了「百天?那不就是剛出生三個月,我們服了你們這些老六。」

那怕個啥啊!

「哦,那隨你咯。」鄧尋無所謂的態度讓陳子星懷疑起來自己手上的料到底是真是假。

不行 不能掉以輕心。

陳子星決定道德綁架一番,「鄧尋!我們這麼多年的好友,你總不忍心看着我去干這事吧。」

「干這事?不就是掏個雞蛋嗎,你這話說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導演組讓你去天上給他摘星星呢。

導演,我說你趁早把安排這的任務都給減點難度吧,省的有人輸不起就開始道德綁架。」與其自己內耗不如對外發瘋整治這個操蛋的世界。

工作人員臉色也都不好看,沒想到這頂流是這樣的人。

但姚導還是決定得罪鄧尋吧。「要不就辛苦等等跟爸爸一起掏下雞蛋呢,其實也挺好玩的吧。」

話音落下,陳子星嘴角上揚,鄧尋,跟我斗你還嫩着呢。

鄧尋要是知道這話肯定得尋思,不是我跟你斗啥了。

「鄧尋怎麼這麼壞啊,幫我們哥哥掏個雞蛋怎麼了。」

「就是就是,我家哥哥哪干過這事啊。」

「樓上的,你們還真是網絡丫鬟啊,你哥哥是雙腳殘廢了還是手不能動啊,掏個雞蛋瞧把他給委屈的。」

「就是!鄧尋好像那個沒權沒勢的職場打工人,啥臟活累活都是他的唄。」

網上罵的熱火朝天,現場氣氛也有些凝滯。

剩下三組大人的臉色也都不太好看,雖然他們身處在這個圈子不公平的事情見得多了,但這麼光明正大,還是第一次。

這次是鄧尋,誰知下一次會不會是他們呢。

這時,姚導的助理拿着姚導的手機過來,語氣中還有些顫顫巍巍。

「導,電話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