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賀承墨凌以星 第9章_索蓮小說
◈ 第8章

第9章

  是謝修沉的賬號!他怎麼加的?!
  凌以星很疑惑的給他回信息:「你怎麼知道的我的信息賬號?」
  先同意我的好友,我就告訴你。
  看罷,凌以星猶豫了一下,她看了看四周,沒有監控,聽着外面應該也沒有傭人走動。
  便滑動按鍵,同意了好友。
  ——叮叮叮
  突然謝修沉發來了視頻通話。
  「啊!」凌以星被嚇了一跳,她調小聲音,點了接通。
  映入眼帘的就是腦袋打着紗布,穿着病號服的謝修沉。
  「姐姐~看你那個瘋爺們給我打的~差點把我打死了~」謝修沉的嘴裏叼着根棒棒糖,語調委屈的說著。
  凌以星被震驚到了,她問道:「你這是剛做完手術嗎?身體都這樣了還給我發信息。」
  謝修沉將口中的棒棒糖嚼碎,然後將棒棒糖棍吐了出去,回道:「凌晨做完的手術,現在腦袋還是疼,姐姐安慰一下我。」
  說著,就委屈的嘟了嘟嘴。
  不正經的樣子就像是沒有被打。
  凌以星是又心疼又無語,她無奈道:「我怎麼安慰你?話說你是怎麼知道我的賬號的?」
  「姐姐真笨,我搜一下你的簡歷不就知道了。」謝修沉慢慢直起身回道:「姐姐給我一個飛吻好不好?」
  聽罷,凌以星皺了皺眉,但礙於他是因為自己受傷的,也只好依着他給了個飛吻。
  「mua~我也愛你。」謝修沉笑着說道。
  凌以星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「如果沒什麼事,我就先掛了。」
  這時,謝修沉說道:「等一下姐姐,我還想問一下你願意和我走嗎?等我病好了,我會去S市把你救出來的,當然,也會帶上你的孩子。」
  此話一出,凌以星頓住了,她回想着賀承墨的對自己做的種種事情,自然是想離開。
  但她就不明白,謝修沉到底是有多愛她,才不顧自己的生命而去幫助她。
  「想…但應該很困難吧,賀承墨這裡可是莊園,傭人監控數不勝數。」凌以星一邊回憶一邊說著。。
  謝修沉輕笑幾聲:「那還不容易,我黑了他的監控系統不就好了。」說的很是輕鬆。
  聽罷,凌以星也就明白他是怎麼找到自己的信息賬號的了。
  「那你的目的是什麼?」凌以星繼續問道。
  「目的……」謝修沉像是在思考,隨後回道:「就是為了讓你做我的新娘。」
  也對,都是為了爭她。
  凌以星想了想,覺得這樣挺好的,總比在這隨時隨地爆炸的炸彈身邊強。
  「好,我答應你。」
  「那就這麼說定了!期間保護好你自己哦!掛了!」
  說罷,謝修沉掛斷了電話。
  凌以星看着電腦開始愣神,她慢慢起身,走到卧室門前,隨後打開了門。
  「啊!你在這幹什麼?!」
  竟然有一名傭人正趴在門口偷聽。
  傭人結結巴巴的回道:「沒幹什麼,就是想問問您,要不要吃點下午茶。」說著,就要轉身離開。
  凌以星過去攔住她:「我給你錢,你不許和你們賀總說你聽到的事。」
  傭人笑着應道:「那就要看您給多少了。」
  ——傍晚
  賀承墨推開卧室門,走了進去,就看到凌以星正在躺在床上看書。
  「親愛的,看書不能躺着看,會影響視力的,還是說你也想像老公一樣戴眼鏡。」說著,他過去坐在床邊。
  凌以星聽後,慢慢坐起身,揉了揉眼睛,貼心的問道:「你吃飯了嗎?」
  「沒有,沒什麼胃口,索性就不吃了。」賀承墨將她抱在懷裡,溫聲細語的說道。
  「哦……」凌以星也不想多問。
  突然賀承墨一把將她按在床上,眼神變得有些不對,但笑容卻還掛在臉上。
  他伸手拿起凌以星的左手,看了看上面的手環。
  輕吻了一下問道:「親愛的,怎麼中午的時候心率不太正常啊?是看恐怖片了嗎?」
  聽到這句話,凌以星愣住了,她完全是忘記了這手環的存在。
  「是…是看了一部恐怖片,看着玩……」凌以星小聲回道。
  她的眼神飄忽不定,開始躲避。
  突然被賀承墨掐住臉頰,逼迫看向他。
  「唔!」
  「真是嘴裏沒有一句實話!」賀承墨咬着後槽牙,強笑說道:「我改脾氣的前提,是你要乖乖聽話,做一個妻子該做的事情。」
  「什麼……」凌以星覺得臉部的骨頭都快被賀承墨捏碎了。
  賀承墨鬆開她的臉頰,一把將她拉了起來,走到了鏡子前。
  一把將凌以星扔在地上。
  他蹲下身看着凌以星,雙手捧着她的臉,厲聲說道:「我覺得我現在不用改脾氣了,因為你也改不了總是不聽話的習慣。」
  凌以星猛烈地搖頭,懇求道:「承墨你怎麼了……我什麼也沒做啊……」
  「沒做嗎?」質問完,賀承墨起身將床頭柜上的筆記本電腦拿了起來,隨後直接扔在地上,摔了個粉碎。
  凌以星看着地上摔碎的電腦,完全是絕望了,這是她唯一能與外界聯繫的工具了。
  「嗚嗚嗚嗚……」
  賀承墨將凌以星拽了起來,從身後抱着她,捏着她的下巴,逼迫她看着鏡子,冷冽的說道:「凌以星你給我看着,看看誰是你的丈夫,誰是你的主子,是不是一定要我把事情做絕了,你才會聽話?」
  凌以星閉上眼,不敢看。
  她低聲說著:「我害怕你,你就是一顆隨時會爆炸的炸彈,我永遠不會愛上你的……永遠!」
  此話一出,賀承墨將她的身體扭了過來,舉起手扇了凌以星一巴掌。
  她這次是完全惹怒了賀承墨。
  凌以星頓時覺得左臉頰火辣辣的,耳邊也響起了耳鳴聲,腦袋一陣恍惚,嘴角裂開滲出了血液。
  如果不是賀承墨抓着她的後頸,她估計已經躺在地上了。
  賀承墨的臉色變得十分嚇人,他睜大了眼睛,點點頭:「不會愛上我是吧,那好,那我就讓你永遠恨我,永遠擺脫不了我。」
  說完,他鬆開了凌以星。
  凌以星猛地坐在了地上。
  「現在那謝修沉被秘密保護了起來,等我找到他,我就把他的屍體帶來給你瞧瞧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