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4章

第5章

  賀承墨允許道:「去吧,親愛的,快點回來,別走丟了。」
  「好。」凌以星起身離開,走到晚宴的電梯處,她看着周圍,頓時犯了難:「哪裡有洗手間……」
  這時有個人路過,她禮貌攔住,問道:「請問洗手間在哪?」
  「哦,那邊。」那人好心指路道。
  「謝謝。」
  凌以星走了過去,很快就找到了,她進去用洗手間里的一次性濕巾,擦拭裙子上的污漬。
  「還好是黑的,看不出來。」她洗了洗手,自言自語嘟囔道。
  隨後就轉身走出了洗手間。
  「凌以星?」突然背後有人叫她。
  聞聲凌以星扭頭看去,頓時眼睛睜得很大:「謝…謝修沉?」
  這麼巧?
  謝修沉含笑走過去,到凌以星面前停下,說道:「看到你本人,還真是驚艷,真是如同星星一樣耀眼啊。」
  怎麼聽着有點諧音呢,有點彆扭……
  凌以星聽後,有點害羞:「謝總,您過獎了……」
  突然謝修沉伸手,摸了一下凌以星脖子上項圈的鑽石。
  這一舉動,給凌以星嚇了一跳,她猛地一後退,差點摔倒。
  「您幹什麼?」她警惕的後退幾步。
  謝修沉慢慢勾起嘴角,眼神里的神情讓人摸不透,他開口說道:「這項圈是我X市的收藏品,在拍賣會上以abc五百萬的價格被賀承墨買走了。」
  「沒想到會出現在你的脖子上,看來他挺重視你的。」
  凌以星聽後覺得很莫名其妙,她輕皺眉,語調顫抖的問道:「您什麼意思?」
  這時謝修沉快步走過去,繞到她身後,撩開了她的頭髮,捏住那項圈。
  咬牙說道:「意思就是我是這項圈的前擁有者,所以我很熟悉,這項圈不應該有這個。」
  凌以星掙扎着:「請您自重!」雙手卻被謝修沉束縛在身後,動彈不得。
  謝修沉緊縮眉頭,問道:「定位芯片…電擊裝置…這都是賀承墨做的?」
  此時的凌以星已經被嚇哭,她掙扎着訴說:「您放開我,如果我還不儘快回去的話,我老公該生氣了……」
  「你就這麼害怕他?」
  說完,他放開凌以星。
  凌以星擦擦眼淚,趕緊快步離開這是非之地。
  她趕緊回到了拍賣處,回到了賀承墨身邊。
  「怎麼回來這麼晚?頭髮怎麼亂了?」賀承墨扭頭看着她的模樣問道:「妝怎麼也花了?」
  凌以星害怕的回道:「剛才回來的急,不小心摔倒了……」
  打着哭嗝。
  此話一出,賀承墨站了起來,他抱起凌以星,說道:「我帶你回去敷藥。」
  凌以星被抱的猝不及防,她趕緊抱住賀承墨的脖子,防止自己掉下去。
  「承墨。」
  頓時二人成了整個拍賣會的焦點。
  同時也讓後台的謝修沉看到了。
  「我也好想要啊,真羨慕他。」
  「謝總,您說的是哪件珍寶?」
  「賀承墨手裡的那個珍寶……真想立刻就搞到手……」
  ——
  賀承墨帶着凌以星回到了酒店,他叫服務員出去買治療跌打損傷的噴霧。
  便抱着凌以星上了電梯。
  他單手捏着凌以星的腳腕,端詳一番。
  「也沒腫啊。」賀承墨有些疑惑。
  「要不去醫院看看?」
  凌以星聽後,趕緊拒絕:「不用了,敷敷藥就好了。」她的臉埋在賀承墨的頸部,很是害羞。
  賀承墨聽後哼笑一聲。
  隨後就回到了17樓,兩人回到房間。
  賀承墨就將凌以星放在了沙發上,與此同時,玄關處也傳來門鈴聲,是服務員過來送葯了。
  他過去開門:「謝謝。」
  隨後就回去給凌以星上藥。
  「腳抬起來。」賀承墨冷聲命令道。
  「嗯……」凌以星乖乖抬起腳,便感覺到了清涼的噴霧撒在了腳腕上。
  賀承墨將葯放在桌子上,隨後坐在凌以星身邊,拿出了手機,問道:「你是去的哪一層的洗手間?」
  凌以星愣了一下回道:「就是七樓。」和拍賣會一個樓層。
  「哦,知道了。」他滑動手機屏幕,點開了一個聊天框,發語音道:「把七樓的所有監控視頻發給我。」
  此話一出,凌以星頓頓住了,她扭頭看向賀承墨,嘴唇輕微顫抖。
  「承墨,為什麼要看監控啊?」
  賀承墨瞥了她一眼,語氣淡薄的回道:「不為什麼,就是想看看。」
  這時手機響了,對方發來了幾條視頻,賀承墨看了一下,瞬間眉頭皺了起來。
  「沒有剛才的嗎?」他給對方發語音。
  對不起啊,賀總,沒有,可能是系統錯誤,丟失了。
  賀承墨將手機熄屏,扔在了桌上,巨大的聲響嚇得凌以星抖了一下。
  她滿臉驚恐的看着賀承墨。
  「你說巧不巧?幾點的監控都有,就是沒有你去洗手間那時候的。」賀承墨一把將凌以星拽了過去,眼睛死死的看着她。
  凌以星的眼眶還含着淚水:「承墨,你別這樣,我害怕……」
  賀承墨聽到這句話,臉色更差了,他直接抓住凌以星的頭髮,往後扯。
  狠狠的質問:「害怕什麼?是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?」
  「嘶疼啊……」凌以星感覺頭皮都快被他扯下來了,她忍痛搖頭。
  「沒做虧心事,就不會害怕。」賀承墨一把將她推倒在沙發上,欺身而上,伸手捏着凌以星的下巴:「是不是遇到謝修沉了?只有他有權力刪掉監控記錄。」
  凌以星感覺是瞞不住了,剛要點頭承認,就聽賀承墨繼續說:「不對,你根本沒見過他……那到底是…不會是你那個鄰居同行吧?」
  凌以星趕緊搖頭:「沒有…我誰也沒有遇到,承墨求求你鬆手,疼……」她雙手握着賀承墨強壯的小臂,苦苦求饒。
  賀承墨聽後,諷笑一聲,顯然是不信,他拽頭髮的手勁又大了幾度。
  拽下來了好幾根頭髮。
  他咬着後槽牙,狠狠地說道:「我會徹查到底的,你給我等着。」說著,他一把撕扯凌以星的衣服,將完好的裙子,撕碎了。
  「今天你就受着吧!」
  凌以星一直搖頭,求饒:「不要!不要!承墨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