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賀承墨凌以星 第3章_索蓮小說
◈ 第2章

第3章

  「你真是的……起開……」凌以星伸手推着他的肩膀,嬌聲說道。
  賀承墨還是緊緊抱着她,不肯放手。
  賀承墨吻住她的肩頭,隨後說道:「寶貝,乖,聽話好不好。」
  這個眼神算是一種警告。
  「別恃寵而驕。」
  「承墨……」凌以星低聲哭着。
  「寶貝,抱着我。」賀承墨拉過她的雙胳膊,放在自己的脖子上。
  凌以星時不時回應幾句賀承墨。
  但她昏過去了,賀承墨也不打算放過她。
  過了一個半多小時,賀承墨才滿意,他躺下將凌以星摟在懷裡,伸手擦掉她額頭的汗水,隨後輕聲說道:「再給我生個兒子。」
  「一輩子也別想逃離我,凌以星。」
  ——
  凌以星的睡意慢慢散去,她感覺到頭上呼來的氣息,便慢慢抬頭,就看到賀承墨正熟睡。
  他長長的睫毛抖了抖。
  仔細看賀承墨的五官,有那麼一瞬間覺得他像是混血人。
  這時凌以星覺得自己的腰間很疼很酸,再後來就是肩膀,她扭過臉就看到兩側的肩頭滿是痕迹。
  「臭流氓……」
  「屬狗的吧。」凌以星摸着那凹凸不平的肩頭,小聲罵道。
  「對。」賀承墨輕笑一聲,慢慢睜開了眼,他滿眼寵溺的看着懷裡的凌以星。
  凌以星聽後被嚇了一跳:「你什麼時候醒的!」
  他伸手將凌以星額頭的碎發慢慢撥開,隨後回道:「在你說我的流氓的時候。」
  凌以星也是無語了,賀承墨睡覺真的很輕,有一點雜音他都會醒。
  「幾點了?」凌以星轉移話題的問道。
  聽罷,賀承墨拿過手機,看了看說道:「正好六點,穿好衣服,下樓吃飯吧。」
  「嗯……」
  凌以星拿出了一條新裙子,是一條純黑色的連衣裙,不會露肩頭。
  她換好後,梳了梳頭髮,便和賀承墨下樓了。
  吃飯時,凌以星有些猶豫的問道:「孩子呢?」
  「在六樓,放心,有月嫂看着。」賀承墨毫不在意的回道。
  「哦……我想一會兒抱抱她,可以嗎?」
  「可以。」他很痛快的回道。
  聽罷,凌以星很開心,吃完飯,就離開去了六樓,正當她哄孩子的時候。
  就聽到月嫂坐電梯下樓的聲音。
  她慢慢起身走到樓道,就看到別墅的六樓有個安全通道,打開門後,可以直接走樓梯,走到別墅的後花園。
  凌以星透過窗戶看向外面,心裏撲騰撲騰的跳,她又想逃跑了,帶着孩子一起跑。
  正當她愣神時,就聽到電梯響了,凌以星扭頭看去,就看到賀承墨上來了。
  他扭頭看向那。
  「親愛的,站在那幹什麼呢?」賀承墨問道。
  凌以星趕緊走過去,強笑道:「外面下雪了,看看雪。」
  「是嗎?還真是,真好看。」賀承墨看過去,感嘆道。
  這時賀承墨將她的頭髮,別在耳後,笑着說道:「寶貝,明天和我去X市參加晚宴好不好?」
  又是晚宴?
  是那個市長謝修沉邀請的嗎?
  「好…好啊,可是孩子……」現在凌以星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孩子身上。
  「孩子留給月嫂照顧,我們在那待個四五天就回來。」賀承墨補充道。
  「好吧。」
  正好出去見見世面。
  次日,凌以星收拾好東西,換好衣服就和賀承墨去了飛機場。
  兩人坐在頭等艙。
  凌以星看着窗外的白雲,覺得很稀奇,原來坐飛機是這樣的感覺。
  下飛機時,還專門有人接機。
  「賀總,賀太太。」那人接過二人的行李,打開了車門。
  凌以星便隨着賀承墨上了車。
  她看着X市市中心的環境,繁華程度不亞於S市。
  兩人到了五星級酒店,換衣服。
  凌以星拿出了賀承墨為她準備的衣服,又是魚尾裙,但這次是純黑的面料,賀承墨真的很喜歡她穿魚尾裙。
  換好後,兩人走出酒店,上了車。
  覺得無聊,凌以星就問:「你為什麼總讓我穿魚尾裙?」
  賀承墨聽後,滿臉玩味的看向她,挑了下眉:「很好奇?因為出門在外,我害怕你逃跑,魚尾裙就正好限制了你這點,它的裙尾很限制你的走路步伐,再加上高跟鞋,你就只能走,不能跑。」
  「但走,又能走多遠呢?」
  說著,他伸手撫摸凌以星的頭。
  聽罷,凌以星頓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,原來是因為這個。
  頓時車裡一陣沉默。
  到了X市晚宴現場,凌以星有些膽怯的挽着賀承墨的左胳膊,她沒見過這麼大陣仗,人好多。
  這時賀承墨握住她的手,輕聲說道:「親愛的,跟緊我,別走散了。」
  「嗯…好……」凌以星緊緊握着他的手。
  兩人穿梭在人群中。
  時不時會有企業家找賀承墨聊聊天,說說合作問題。
  很快就到了拍賣會的環節。
  她和賀承墨坐在貴賓席位,看着前面要拍賣的珍寶。
  凌以星拿起一旁的紅酒,剛要喝,就被路過的人碰了一下胳膊。
  紅酒撒了出來。
  裙子被弄髒了。
  「啊……」
  「對不起啊賀太太。」那人趕緊道歉,畢竟知道這是賀承墨的人。
  凌以星笑着搖頭,回道:「沒事的,我去洗手間處理一下就好,承墨?」
  賀承墨的臉色很明顯不好了。